“爷爷,我来了

“爷爷,我来了
“爷爷,我来了。”中午11点左右,王琪骋戴上口罩,拿着刚做好的饭菜,走到了对门邻居孟老伯家。放下碗,收拾收拾桌面杂物,看阳光正好,顺手把窗打开……一套动作已经很熟练了。“通通风,下午我再来关窗。”孟老伯正吃着热乎乎的饭菜,闻言点点头。实际上,疫情之前“爷孙俩”只是偶尔照面的老邻居一次突发事件让王琪骋成为了孟老伯的“临时家人”情况危急,幸亏有你们在那日,公交新村居民区进行核酸筛查。家住某号楼503室的王琪骋是负责维护秩序的“大白”,他正打算早些出发,没想到一开门,对门的孟老伯正躺在楼道口。小伙子赶紧上前观察情况,并立即打电话向居委汇报,江明明书记反应很快,五分钟便赶到了现场。两人仔细询问了老人的身体状况,确认没受什么伤,便把他搀扶起来,送回到床上,并帮助其联系家人。原来,老人叫孟宪经,独居在王琪骋对门的501室,今年88岁了。因早年患病留有后遗症,老人不仅右手无力、腿脚不便,如今年纪大了连说话声都很轻。数小时前,正值半夜,孟老伯不慎从床上摔下来,胳膊无力的他没法打电话求助,想要呼救,无奈声音微小,于是使劲挪身到门外,寄希望于邻居看见能帮一把。幸亏发现及时,孟老伯只是一时脱力,并无大碍。“说来后怕,那天我父亲真是情况危急。”孟老伯的女儿感激道,“好在有你们。”“爷爷的一日三餐交给我”“我和爷爷的女儿加上了微信,她心里着急,但又没办法赶来身边。”王琪骋说,那日摔跤后,自己实在放心不下,便作为“临时家人”帮忙照应爷爷,“本来我也是自己做饭,每顿都给老人家带上一份,正好也能看看他。”“味道怎么样?”“咸了淡了?”每次王琪骋询问,爷爷都只夸“好”。他说,老人不擅长表达,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难以接触的,熟悉之后才发现,他可能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。“我担心他明明有需求,却不好意思说,于是平时加以观察。比如,看哪道菜或者哪种点心他吃得最干净,说明很合胃口。”成为“临时家人”后,王琪骋每天都习惯性地去关注孟老伯的身体状况、饮食起居,从未间断。有时候家里人联系不上孟老伯,就会找到“小王”,当等到一句“没事,爷爷睡着了”,悬着的心便放下了。疫情发生之前,王琪骋和楼里的邻居们并不太熟悉。他性格内敛腼腆,热心公益,原本在小区里做核酸检测志愿者。如今,他除了照应孟老伯,主要协助楼组长开展工作,负责楼道消杀、物资发放等等。按他自己的话说,“从外场转向了内场”。“其实也没做什么,我就每天来看一下,能帮的帮一下,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”下午3点,王琪骋走进501室,把窗户关小些,5点左右做好晚饭再送来,如果有水果、酸奶什么的,必定也要给爷爷送一份。这就是“爷孙俩”的一天……